潘金蓮
自古以來便是臭名
近期看了水滸傳
其中一段帶到
武松與武大郎.西門慶與潘金蓮的橋段
那樣的愛恨情仇 看的令人心痛

一個貞潔牌坊要用一世來換
但怎麼也不該謀殺自己親夫

水性用在女性身上為亂

是吧 千百個不該 愛上的就該愛到底

該散的也該乾淨磊落

於是寫下這首歌

以第三者的角度

看她的傻 講她的惑

詞:

春心如絲亂
任鎖牢籠總是虛

燒燙了手的乾柴烈火
掩不住那粉嫩兩頰正扉紅
腳踏三寸金蓮的承諾
抵不住那火燎肝腸的逗弄

不貞不潔 不仁不義
毀的全是她心裡
傻的痴的苦的痛的
全是人前看不到的

誰人挽得西江水
難洗今朝一面羞

人說水性從來是女流
奈何不得放了難捱的寂寞
榮華富貴誰不曾想過
又為何要造個牌坊任蹉跎

沒道理呢 愛恨情仇
怎會落的她如此這般醜名留

滿腹苦衷滿腹怨尤
她可曾想過 誰為她想過 誰為她想過

全站熱搜

小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